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重生,误惹凉薄冷帝王》嫡女重生殿下惹不起 Basher 嫡女重生,误惹凉薄冷帝王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19-07-26 04:05:06

《嫡女重生,误惹凉薄冷帝王》嫡女重生殿下惹不起 Basher 嫡女重生,误惹凉薄冷帝王精彩试读 连载中

《嫡女重生,误惹凉薄冷帝王》

来源:作者:亚历山大分类:穿越奇情主角:沃子瑜,习津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亚历山大原创小说《嫡女重生,误惹凉薄冷帝王》,主角是沃子瑜,习津,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傻不傻,想吃的话我做了派人送去就是,想我了就回来看看,你要记住,没什么事能靠掉金豆子解决。”温芷若看破不说破,抬手替温婉清别了...展开

《嫡女重生,误惹凉薄冷帝王》免费试读

“傻不傻,想吃的话我做了派人送去就是,想我了就回来看看,你要记住,没什么事能靠掉金豆子解决。”温芷若看破不说破,抬手替温婉清别了一下碎发后温声道。

今日恰好温太师出门,温婉清心中不禁觉着有些讥讽,她约摸也能猜出温长盛是进宫去见沃子泽了,还是在自己女儿的回门日。

分外重要的回门日里,温婉清只和温芷若吃了些家常菜就离开了太师府。

“以后我不在,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温芷若轻攥着温婉清的手,满目担忧和不舍。

温婉清点了点头,余光见一似曾相识的身影从太师府旁边的巷子里走过,这一眼,逼得她后背泛起凉意。

见温婉清面色变差,温芷若不禁担忧更甚。“你今日脸色怎么这么差,要不在府中养两日再回去吧。”温婉清可是她悉心保护的妹妹,她怎么舍得温婉清如惊弓之鸟一般。

温婉清摇了摇头,却多了个心眼,她离得温芷若更近了些,佯装不舍拥抱,实际却是轻声在她耳边嘱咐了一句。“帮我拖住雪儿。”

虽然这个要求有些没头没尾,温芷若当即会意,低眸轻点下颌,待分开之后扬声道:“雪儿,我这里还有些东西要收拾给王妃,府里的人不够,你是照顾她的人,最是清楚东西摆放的位置。”

雪儿心有疑惑却无法反驳,只能答应下来跟着温芷若回了太师府。“是,大小姐。”

支开雪儿后,温婉清急忙催使着马车向东北驶去。

方才那个人影她绝对不会忘记,观赏她被剜眼一幕时,那个人也在。

那是沃子瑜收留的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因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与沃子瑜性情相投,从在王府中开始,那个女人就想尽办法挑拨离间,后面又与温梦雨为伍,成了宁源国的女官。

如果不是竺盼雁这个智囊在,凭着温梦雨的脑子只怕早死于后宫的尔虞我诈中了。

太师府的东北方正是茶楼酒楼林立之处,竺盼雁孤苦无依,去到那边只怕另有所图。

在目睹竺盼雁鬼鬼祟祟进了一家茶楼之后,温婉清也下了马车悄悄跟上,而后在看到茶楼招牌时不禁陷入沉思。

此楼名为水月京,是沃子瑜名下一家铺子,竺盼雁的胆子可是有够大的。

温婉清所有所思的迈进茶楼,却因低着头遮掩面容与人撞了个满怀,只听那人闷哼了一声,温婉清连忙抬头道歉。“对不住……”

四目相对,温婉清忽然就愣住了,而后一丝血腥血腥味涌进鼻腔,温婉清便猜测是因为这一撞扯开了沃子瑜的伤口。

刀入那么深,今日竟然还有心情出来。

“你伤口裂开了?我送你回去吧。”温婉清眉目间写满了担忧,沃子瑜却略过了她的手捂着胸口走了出去。

温婉清心中清楚沃子瑜对她有所芥蒂是理所当然,但是心中还是有着说不上来的气恼。

她回过头欲再次开口搀扶,却不禁被眼前一幕惊得瞳孔紧缩。

水月京的门前从四面八方涌来了裹得只剩一双眼睛的黑衣人,各个手持兵器,惊得众人大惊失色四处逃窜,沃子瑜则是一言不发的与其头领对视。

能够做出这种赶尽杀绝之事的人,除了沃子泽想必再没有第二个了。

温婉清不禁觉得事情有些棘手,沃子瑜的暗卫和习津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她也仅会一些花拳绣腿,说来好笑,这些还是她曾经为了对抗沃子瑜学的。

思虑间黑衣人已经攻了上来,连她也一并被当成了目标,沃子瑜的面色骤然阴沉,垂手自袖中滑出一把匕首紧握在手与数名黑衣人打斗起来,兵戎相向刀光剑影,短匕毫不输长剑,沃子瑜因有伤在身,额头已然浸出虚汗,加上还要保护温婉清,应付起人来分外吃力。

好在及时有人倒下温婉清脚下,她不经思量咬紧贝齿,目光于虚弱的沃子瑜身上流连一番,捡剑勉强拖住几人,给了沃子瑜逐个击破的机会。

附近已一片狼藉之时,习津才姗姗来迟解决掉余下几人,接住了背上已然殷红一片的沃子瑜。

好在温婉清的马车就在附近,习津极力将车驾的平稳,温婉清则是在马车里为沃子瑜压着潺潺涌出血液的伤口。她已经无暇顾及提防的眼神,大脑因为鲜血的刺激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还要护着她,沃子瑜也不必那么吃力的应对诸人,杀出缺口离开便是。

她报恩的机会才刚刚开始,难道就要结束了?

温婉清的手止不住发抖,到了瑜王府才有暗卫前来接应,习津将沃子瑜小心翼翼的搀扶进卧房,转身借行礼致谢之举拦住了温婉清。“今日多谢温小姐出手相助,主子这边属下在便没有问题了,您还是先回去歇下吧。”

闻言温婉清的眼圈儿一下就红了,刚才看沃子瑜奄奄一息的时候都没有这种酸涩的感觉。为防被人察觉,温婉清连忙吸了吸鼻子侧过头去,轻声应下后转身快步离开了。

……

屋外是震耳欲聋的雷声,屋内衬极了阴雨连绵阴暗之景,昔日清雅别致的瑜王府沦为人间炼狱,王府上下数百口人都死在了禁军手下。

“卿卿…快走……”

沃子瑜胸前露出血淋淋的剑尖,瞳孔逐渐溃散,伸出来的手却是搡开温婉清要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先帝的玉玺已经拿到了,沃子泽再无忌惮,他抽剑带起飞溅血花,又当着沃子瑜的面将温婉清搂在了怀里,彰显自己是赢家一般猖狂大笑。

够了。

温婉清不敢再回忆下去,太阳穴剧烈的痛意逼得她神智异常清醒。

这一次想要保护沃子瑜安然无恙,沃子泽就必须要死。

“温小姐,属下有事找您,不知您此刻方不方便。”习津的声音隔着房门响起,

温婉清平定心神,若是沃子瑜出什么大事,习津应当是破门而入的,此次前来…多半是兴师问罪的。“进来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