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踏雪玉摧红》踏雪真人新书 总受 踏雪玉摧红小说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4-23 12:11:35

《踏雪玉摧红》踏雪真人新书 总受 踏雪玉摧红小说在线试读 连载中

《踏雪玉摧红》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敲敲木鱼酒郡王爷分类:武侠主角:马昂,应州

火爆新书《踏雪玉摧红》是敲敲木鱼酒郡王爷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马昂,应州,书中主要讲述了: 江濒心情郁闷,哪去理会那许多。 只听那马昂低头一看,忽然连叫两声“咦!”“啊!” 一时间,马昂死盯着那张调令,胖脸上改变了几种颜...展开

《踏雪玉摧红》免费试读

江濒心情郁闷,哪去理会那许多。

只听那马昂低头一看,忽然连叫两声“咦!”“啊!”

一时间,马昂死盯着那张调令,胖脸上改变了几种颜色,忽然双手捧住调令,对江濒谄笑道,“江,江将军……恭喜你荣迁!”

那调令上面端正写着:“鸡鸣驿把总江濒凡事躬亲,卓有战绩,酌情升游击将军,暂率所部千人,调应州赴任,即日!”

文书下端,又附有兵部下发的清单:赏江濒部钱银若干,暂配佛朗机炮五十门。

江濒一掐自己大腿,道,“这……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马昂倒也愿意这只是江濒的一枕黄梁梦,可惜信封之上兵部的火漆印鉴通红辣眼,白纸黑字的调令上面盖的可是兵部大印!

马昂口中嚅嚅道,“江,江将军,这便是你不对了。”

江濒验看一遍,佛朗机炮调配单上果然有兵部火器专家岳戴梓的印章为鉴,如此下来,自己升迁之事虽然来得有些荒涎,却是比珍珠还要真了。

江濒当年跟随的,可是大同总兵查钺,兜兜转转几年下来,自已终于又能调任应州。

应州从属于边关九境之中的大同域内,位置紧要,目前由查钺之子小将军查战把守,江濒今日可以重回前线不说,还能够重回原先的老部队,心中大快不己。他再看马昂时,难免神彩飞扬,道,“你说我哪里不对了?”

马昂道,“咱两原来喝酒时,曾经发誓过同进同退,你,背着我偷偷打点过上峰的哪路神仙?”

这二人困在鸡鸣驿壮志不展,一起喝酒时,确实也会有抱怨命运不公的时候,至于二人酒后击掌,说过的甚么官场上同进退云云……只能算是酒话连篇,当不得真。

江濒委屈道,“我江濒成日里口袋空空,目前还欠着小兰花的嫖资,哪里有闲钱打点?”

马昂送尽私财也只是口头上讨了一个补缺的承诺,中间大需时日待命,江濒今日接到的却是兵部直接下发的调令,与他的待遇间有天渊之别。

马昂谄笑道,“江兄弟,有什么好路数,还请您指点一二。”

江濒抚掌大笑道,“你以为,升官前一定要给上头送银子的吗?”

马昂心道,“难道说认真办事能升官,我信,鬼都不信。”,嘴里却说道,“也不一定是银子,如果财力足够,只要给我升官,送珠宝,送美女又有什么舍不得。”

江濒眼睛一眯,道,“如果上头看中了你老婆呢?”

马昂眼神闪烁道,“上头?江兄弟这次贴上的是哪一家的权贵?”

江濒如今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怎知如何解释。

马昂咬咬牙,正色道,“不就是喜欢我老婆吗,自家现成的东西,一晚两晚又用不坏,只要上头喜欢,送!”

面对马昂这等人,江濒一时无语,只能道,“有朝一日,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

马昂诸般试探,江濒始终不买弄出背后提拔他的那位大神的身份,马昂急得牙床上火,却又无可奈何。

当夜,江濒将驿卒们聚在一处,宣读调令,众驿卒欢声雷动。

火头军搜罗出后厨所有能吃的食物,各式煎炒,其余人帮手在露天架了近两百张桌,大家躬请老长官马昂饮酒,共叙离别之情。

江濒如今大任上身,再不贪杯。

“自私保守!可耻可恨!”马昂盯着江濒的背影暗骂道。

铁打营盘流水的兵,马昂倒不是心伤老部下们离他而去。

一想到今日早上时,江濒还只是一个小小把总,在自己手下讨食,几个时辰不到,他小子竟然荣升游击将军,一步登上半天!

思前想后,马昂更加暗恨江濒不将行贿买官的成功经验与他分享,兀自一杯一杯灌下去,鸡鸣驿守备马大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先喝了一个醉卧当场。

话说,马昂大醉之后,被驿卒们抬回守备府歇息,马大人身宽体胖,正好睡个一夜未醒。

等到日上三杆,马昂被渴醒,左呼右唤不见打杂的驿卒来端茶伺候。

可怜马昂,自从担任起这个鸡鸣驿的守备大人之后,今日算是第一次自己起床,第一次自己更衣,北地寒冷,马昂打了井水上来,又不懂升火烧水,哆哆嗦嗦第一次用冷水洗了漱了净了面,这才整理妆容施施然去集市过早。

八月一过,风带微寒,露天集市之上,只有几个面摊饼档孤零零地孑立在凉风之中。

“马大人,早安。”面摊和饼档的小贩谄笑道。

马昂微微点头示意,在这驿站之内,他平日与手下的驿卒间都没有什么交往,更不会去搭理这些倚靠驿站之便利讨生活的摊贩,小贩们贴久了他这张冷屁股,再见到这位守备马大人,干脆也装作对面不识。

今日,摊贩们忽然间变得如此殷勤有礼,马大人心头却是疑窦从生。

马昂紧走几步,到得酒坊边上,注意到守酒坊的老儿象平日一般懒得理人,马昂这才安心坐下,道,“来一角上等的小烧。”

酒坊老儿打出一角酒,看清是这位好吃白食的守备马大人光顾,手一哆嗦,酒角之内的酒浆又洒了半钱落回酒坛中,这才小心奉上,淡淡道,“马大人,晨酒伤身。”

旁人大醉之后,往往手足无力头疼三日,偏偏马昂乃非常人也,每次喝多了急酒之后倒头便睡,爬起之时还要再喝上几口,才觉得神清气爽酒量到位。

马昂几口喝干打个酒嗝,随口问道,“今日,怎么不见江千户来照顾你的生意?”在他心中,江濒依旧只是一个屈他之下的千户。

酒坊老儿道,“江大人走的时候,未必没有跟您辞行?”

马昂听完一拍大腿,暗骂道,“干,老子成了光杆将军了!”

兵部调令中命令,江濒率所部一千人即日赶赴应州,急性子的江濒饭后清点人马。

鸡鸣驿内的驿卒不过一千零几人,大家呆在这大山之中憋久了,一听说跟着江大人有仗打,连平日里给马昂端茶送水打勤杂的驿卒,也偷偷挤进队列,大家兴冲冲连夜开拔直奔应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