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江山万里不如你凤兮兮 免费试读 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穿越文

更新时间:2020-04-22 12:11:10

《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江山万里不如你凤兮兮 免费试读 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穿越文 连载中

《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

来源:作者:临渊分类:职场主角:李钟隐,李景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的小说,是作者临渊创作的职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忠義堂门外的一干当家的被虎万義招呼回去继续睡觉了,忠义堂内的虎万義看见大哥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虎万義担心道:“大哥,你怎么了...展开

《江山之锦绣万里祭红颜》免费试读

忠義堂门外的一干当家的被虎万義招呼回去继续睡觉了,忠义堂内的虎万義看见大哥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虎万義担心道:“大哥,你怎么了?”

“不碍事,我自己调息一下就好。”

“刚才大家听见一声好似雷鸣般的长啸,是,,,,是这小子发出的?”

“二弟,这件事要保密,少人知道的好。李钟隐不知从哪儿得到一身的真气,只论内力的话,李钟隐足可以挤进南唐高手前三。”

虎万義一听大惊,多少人练武多少年,拼命也挤不进南唐十大高手的行列,这小子一夜之间突然就有了如此内力。虎万義露出骇然之色,对虎万忠道:“这,,,,这怎么可能?莫非,,,,莫非是遇见什么前辈高人了,将一身真气尽数传授于他?”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可能是别人传授于他,要是前辈高人传与他的真气,不可能不知道不管他体内真气乱串,要不是遇见我,这就不是帮他,而是害他,真气乱串导致走火入魔。”

,,,,

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天虎寨的弟兄们也纷纷起了。有人就来向虎万忠报告:“大当家的,今天是李钟隐赎人的期限,您看派谁去苏州城李府收赎金?”

来报告的是一个脸上有一颗黑痣的人,叫杏子,这货爱吃杏子,就得了这么个外号。杏子正是元宵夜绑架李钟隐的其中一人,元宵夜杏子与一个兄弟去苏州城看花灯,发现了李钟隐独自一人,想着李钟隐身为李府的公子爷,肯定能赚上一票,就将李钟隐绑到了天虎寨。

虎万忠听到杏子的请示,想了想道:“杏子,李钟隐不是什么收刮民资民膏的地主老财,现在也下不了山,你去通信李府,就说人没事,过几日就放回。”

杏子听见虎万忠的话,先是一愣,又不敢多问,也就下山去了。

再说苏州城东李府,天还未亮,李景就起来了,一千两黄金准备好,就等着有人来收钱放了李钟隐。这两天可把李景急坏了,自从收到勒索信后,李景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吃饭没心思,夜晚辗侧难眠,两天下来,脸上多了几道皱纹,头上也多了几缕白发。

今日是勒索信的期限,信中说到今日有人回来拿钱,所以昨晚难眠的李景一大早就起来候着了。

拿钱的人到还没来,一个剑眉虎目的人倒上李府来了,是苏城镖局的梅惊天,梅文锦也跟着来到了李府。元宵夜那晚李钟隐失踪,李景到过苏州镖局询问李钟隐的下落,梅惊天父子得到了李钟隐失踪的消息后,梅文锦挺担心的。第二日又到了李府看看李钟隐归来没有,也就知道了李钟隐没绑架勒索的事。今日梅文锦去求梅惊天一同到李府,父亲也算半个武林中人,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李景正在前院踱步,看见梅惊天父子到来,忙迎上去抱拳相迎道:“梅兄,犬子的事烦扰了梅兄,梅兄还亲自上门来,有劳了,里面请。”

李景将梅惊天二人招呼至大厅,又叫人上茶。梅惊天说道:“李老哥客气了,李公子与我家这小子同为江南四大才子,李公子被人绑架了,理应的。”

“是啊,李伯父,钟隐出事了,我们也很担心。”梅文锦也说道。

“冬郎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他的幸运呀。”

这时只见李府下人来报告说有人上门来,应该是来拿赎金的。李景听后立马就站起来朝前院赶去,梅惊天父子也跟了出来,见到了杏子站在前院。

“这位英雄,一千两黄金已经准备好,什么时候放我儿回来?”

“我们大当家说了,李公子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黄金就不用了,过几日李公子自会回来,话已带到,告辞了。”杏子说完就往门外走。

梅惊天一个“旱地拔葱”翻身到杏子身前拦住了杏子,说道:“这位朋友那条道上的,给我梅惊天几分薄面,马上放了李公子。”

杏子瞧了瞧梅惊天,人在他们手上,量梅惊天也不敢造次,不痛不痒地说道:“我们大当家说了会放人,自然会放。”

梅惊天听见杏子口气中的不屑,心中一丝火气就上来,正要动手拿下杏子。李景怕惹怒了杏子,李钟隐还在他们手上,拦住了梅惊天,说道:“这位英雄,我赎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放了我儿可好?”

杏子看了看李景,看着也是一个读书人的样子,不像可恨的地主,好心的对着李景说道:“李老爷放心,李公子没事,就是还不能下山,过些日子自然会回来。”

李景看杏子也不像说谎,可是见不到李钟隐,李景心里还是很担心,不过也没办法。梅惊天还想说什么,又被李景拦住了,杏子也就离去了。

杏子走远了,梅惊天问道:“李老哥,看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何不让我拿下他,从他嘴里打听李公子的消息?”

“我看那人不似说谎,就是不知他们留下犬子有何用意?”

,,,,

叠霞山天虎寨。

待李钟隐醒来,已是下午了,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的破衣服被人换了干净的粗布衣。守在屋子里的阿诚看见李钟隐从床上坐起来,跑到跟前,大着舌头说道:“李,,,,李公子,你可醒来了,你都睡了一天了。”

李钟隐本想翻身起来,身上无一处不传来疼痛,痛得李钟隐一阵龇牙咧嘴。阿诚又开口了:“那,,,那个,大,,,,大当家吩咐了,你需要,,,,需要静,,,,静养,我这,,,,这就告诉大当家去。”

被阿诚通知的虎万忠来到李钟隐的房间内,轻咳了一声道:“李公子,你醒了,你就在这儿好生休养,我已经派人到苏州城李府通知你的家人你没事,过几日就归去。”

李钟隐虚弱地道:“我父亲见不着我,肯定担心坏了,不行我得回家去。”

刚想起身的李钟隐一阵无力感,又坐回床上了。虎万忠见状,说道:“那这样,你写封信,我派人送到李府,你这个样子下不了山。”

李钟隐也无奈,虎万忠让阿诚去找来纸笔。

苏州城东的李府,李景在夜晚时分收到了李钟隐的信,认得是李钟隐的亲笔,李景以及李府众人方才稍微放下心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