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复仇皇女》重生成皇女的小说 GC 重生之复仇皇女cj

更新时间:2020-04-05 12:14:24

《重生之复仇皇女》重生成皇女的小说 GC 重生之复仇皇女cj 已完结

《重生之复仇皇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心随所愿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束潇,殷情

完结小说《重生之复仇皇女》是心随所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束潇,殷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短短三天,殷庆赌场作假,骗取巨额赌资的消息不胫而走,赌场门口被蜂拥而至的赌徒围堵,连大门都不敢开。 更有传言传出,殷家马场易主,...展开

《重生之复仇皇女》免费试读

短短三天,殷庆赌场作假,骗取巨额赌资的消息不胫而走,赌场门口被蜂拥而至的赌徒围堵,连大门都不敢开。

更有传言传出,殷家马场易主,殷茹入狱而死原来是被殷家家主殷情及殷茹夫君齐瑄设计陷害,而两人更是早已背着殷茹搞到了一起。

殷家声誉瞬间一落千丈,殷情和齐瑄更是成为人人喊打的人,躲在殷家主宅不敢出门。

“沧澜,通知皇兄,他可以行动了。”凌若尘看着低着头认真的练习写字的天辰,淡淡的吩咐。

“是,殿下。”沧澜得到吩咐,告退前往凌恒宇宫外的府邸。

沧澜走到一偏远幽深的庭院,直接翻墙进入,左转右转的来到一个连匾额都没有的屋子,推门闪身进入。

刚一进屋,便被人抱在怀里,耳边响起那人略显沙哑的声音,“澜,我好想你。”

沧澜任由男人抱着她,抬手诱哄似的摸了摸抱着她的人的头,“恒宇,殿下说你可以行动了。”

凌恒宇瘪瘪嘴,委屈的道:“来了就是替你家殿下传话,澜,你越来越过分了。”

沧澜好笑的摇摇头,哄了一阵闹别扭的男人,两人才开始说上正事。

沧澜简单的说了下殷庆赌场的现状及凌若尘的布局。

凌恒宇冷哼一声,“她想的倒好,将我推到人前,她好坐收渔翁之利。”

沧澜无奈的看着,不发表任何言论,一个是她如今效忠的人,一个是她爱的人,她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两个人精,谁能算计得了谁?

凌恒宇不满的抱怨着,直到觉得心中舒爽了不少后才喊道:“星落,按计划去接管殷情赌场。”

声音清冷低沉,与刚刚撒娇的人判若两人。

“是,主子。”娇媚的声音响起,星落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屋内。

被掐了,凌恒宇笑得异常开心,“澜,我的心你还不懂么……诶呦,疼、疼、疼,星落是属下,属下。”

沧澜嗔怪的看了凌恒宇一眼,抬手轻轻揉着眼前人被他掐到的地方。

……

“出来,殷情你出来,那是我们的血汗钱啊,你们怎么可以如此丧尽天良,还我们钱,将我们的钱还回来。”

“还回来,还回来。”

星落赶到时,正是赌徒们闹事最凶猛的时候,赌场的大门已经颤颤巍巍的快要被强行打开。

“住手!”娇媚媚的声音在一群激愤的人中本应消散的无法被人发现,但此刻却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赌徒们一时怔住,倒是安静了下来。

妖艳妩媚的黑子女子从人群走出,柔柔的声音直刺人心,“各位,殷庆赌场我家主人会去接手,而殷情赌场欠给各位的赌资我家主人也会以筹码的形式偿还给各位,供各位今后再来此地玩乐所需,请各位先散去,三天后再来可好。”

“你家主人是谁,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们。”有还算有理智、有脑子的人开口问道。

星落笑道:“世人都知二皇子喜爱玩乐,听说了殷庆赌场的事便请示了女皇,要来玩玩。所以大家尽可放心,主子不会让大家吃亏的。”

星落的话使人渐渐放心,陆续结伴离开。

“闯进去,全部抓起来送到殷家。”星落见此,等到人群散尽,挥手冷声下达命令。

很快,殷庆赌场大门敞开,里边的人全被绑了压走,凌恒宇正式接手赌场,更名为沧宇。

并在三日后给所有前来的赌徒发了沧宇赌场的筹码,而沧宇赌场更是总会不时的出现一夜暴富的人。

让很多人相信这二皇子收购赌场真的只是玩乐而已,渐渐消磨掉所有暗中关注的视线。

“真是蠢货。”凌若尘不屑。

那沧宇赌场如今可远比殷庆赌场还有火热,怎么可能只是玩乐。

皇兄,你真是将人心看的明白透彻,呵呵,筹码,那群好赌成性的人怎会不拿着这些好似白得的筹码接着赌。而那些一夜暴富的人,哪里是真。

凌若尘抬眼看着眼前跪着的人,“准备好了?”

“是,殿下,今夜属下会带着乐安进入殷家大开杀戒。”束潇垂眸道。

“他的主意还是你的?”凌若尘不咸不淡的问道。

束潇一顿后,握紧了拳头,“乐安的主意,他想亲手,亲手杀了他们。”

凌若尘抬头,“恩。”

……

今夜,好似老天都知道要有事发生一样,月亮深深的藏在云层中,令天格外的漆黑。

殷家大门紧闭,连日遭逢的打击令殷家上下阴云密布。

殷家主屋,不时有打骂的声音传来,听到屋外小侍们的小声议论才知道这样的毒打从殷家遭逢厄运起便时不时的发生。

殷乐安静静的听着那屋里熟悉的人不时传来的惨叫求饶,一脸的平静。

“束潇哥哥,这声音是我母父的,你说,他现在后悔了吧。”殷乐安垂下头看着他的脚尖,声音低低的问道。

束潇一愣后看向屋中模糊的影子,大手覆上眼前小孩的头,做无声的安慰。

“啊!不要,你们是谁!”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惨叫声,哭喊声,求饶声从远处传来,此起彼伏。

屋内的毒打停止,一个人拖拽着另一个人出现,“怎么回事!”

“家主,家主,有黑衣人,见人就杀,见人就杀啊……”声音嘎然而止,血红的尖刀从这人胸口穿出,消失,眼前的人被甩倒在地。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殷情将手里拖着的人扔在地上,一步步后退,颤抖的问。

“仇人!”稚嫩的声音响起,地上的人听到后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

殷乐安被束潇抱着从房顶落下,咬牙道,“姑姑,母父,乐安来报仇了。”

殷情一抖,“乐安啊,是你母父勾引姑姑的,也是他害了你母亲,与姑姑无关,与姑姑无关啊。”

殷乐安安静的听着,看着瘫倒在地一身凄惨狼狈的齐瑄,擦了擦眼泪,“母父,这就是你的选择。”

齐瑄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是他有眼无珠,忘恩负义,是他活该!

“束潇哥哥。”殷乐安仰头看向束潇,束潇定定的看了一眼一脸坚定的殷乐安,将手中的刀递到殷乐安手里。

殷乐安提着几乎要和他一般高的大刀,摇摇摆摆却步伐坚定的走向殷情。

暗处射出几根银针射向要逃跑的殷情,殷情惨叫一声,四肢经脉俱断,瘫软在地。

“你该死!该死!”殷乐安举起长刀毫不犹豫的刺向殷情,一刀接着一刀。

最后被束潇抱起,强迫的夺了手中的刀才止住其疯狂的动作。

束潇看着怀里的小孩哭的抽搐的样子有些心疼,才十一二岁吧,受尽宠爱的时候却突然天翻地覆,母亲被害,他被至亲送去了留情居,成了奴隶,被人随意玩弄。

“乐安,没事了,一切都会好的,不哭。”束潇有些笨拙的安慰着。

殷乐安点点头,很快止住了失控的情绪,“谢谢,束潇哥哥。”

殷乐安从束潇的怀里出来,看向僵硬的看着死的凄惨的殷情的齐瑄,咬了咬唇,要回束潇手中的长刀。

“乐安,你要做什么,束潇哥哥帮你。”束潇握住刀,弯下腰直视脸色苍白的殷乐安。

殷乐安顿住,微微松了松手上的力量,看向齐瑄,感觉到手中的刀要被抽走,连忙握住,“不要,不要,我要帮母亲报仇,我要自己来,我自己来。”

殷乐安夺回长刀,抱在怀里,一点点的向满眼不可思议看着他的齐瑄走去,“母亲待你那样好,你为何要背叛她,为何不管她的死活。”

殷乐安蹭了蹭止不住的眼泪,走到齐瑄面前,“为何不要她,不要我。你不是母父,不是那个疼我宠我的母父,不是,不是。”

殷乐安举起刀,浑身颤抖,紧咬的唇鲜血淋漓,“你不是母父,不是。”

一刀刺向齐瑄的胸口,殷乐安松开手,长刀落地,殷乐安后退几步,被束潇抱在怀里,茫然的看着缓缓倒地的齐瑄,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殿下?”沧澜的声音响起。

隐在暗处的凌若尘转身离开,空气中隐隐传来她的声音,“将千宝阁给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