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春兰馥》春兰空调 BL 春兰馥BG文

更新时间:2020-03-25 16:06:24

《春兰馥》春兰空调 BL 春兰馥BG文 连载中

《春兰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有匪橘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秦俏,顾宴温

火爆新书《春兰馥》是有匪橘子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俏,顾宴温,书中主要讲述了: 裕王府内。 秦俏从侧门进去,被接她那人领到了一处住屋。 此处挨着苑芳阁,叫毓秀堂。 秦逍这几日,便歇在这里。 “俏俏。”秦逍在屋...展开

《春兰馥》免费试读

裕王府内。

秦俏从侧门进去,被接她那人领到了一处住屋。

此处挨着苑芳阁,叫毓秀堂。

秦逍这几日,便歇在这里。

“俏俏。”秦逍在屋子里听到动静,便走了出来。

“逍哥。”秦俏跑过去抱住了秦逍。

“你怎么样,没事吧?”秦逍把她松开,左看看右看看,不放心地问道。

“我没事,就是嗓子疼。”秦俏笑着说。

“那药方,是我拿给玉心姑娘的。”秦逍说到,“你没事便好。”

侧过头看了看门口的人,那人朝他点了点头,就关上门离开了。

秦逍和秦俏坐了下来。

秦逍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俏俏,你告诉兄长,你和裕王爷怎么回事?”秦逍一脸严肃。

秦俏捧着杯子,喝了一口。

“逍哥,你别这么严肃嘛。”秦俏笑着说,“顾宴温他……人挺好的,救了我很多次。”

“很多次?秦俏,你这段时间都在凤城对不对?”秦逍直接喊着她的名字。

似乎生气了。

秦俏头疼地苦着脸,站了起来走到他身后,趴在秦逍肩膀上,撒娇到:“逍哥,你别生气嘛。”

“我怎么告诉你的,绝不踏凤城半步!”秦逍说到。

“我知道,所以我本来想回胥州找你的,结果就先被皇上发现了。”秦俏说到。

秦逍听了这才神色松缓些,“这回的事多亏了裕王,道了谢我们就走。”

秦俏还想说些什么,看着秦逍,嘴巴便闭住了,没有说出口。

下午时候,玉心端着药来了。

秦俏看见玉心,满心欢喜地跑了过去,正想要抱住她,玉心一躲,将药放在了桌子上。

秦俏撅着嘴,不满地看着她。

玉心无奈地看着她,朝她伸开了双手。

秦俏紧紧地抱住了她,确切地说是,勒住了她。

玉心死命地扳着她的手,说到:“你松开!”

“不松不松,玉心,你想我没有?”秦俏说到。

见玉心不说话,才松开她了。

“哪有你这样的姑娘,见人就抱。”玉心嫌弃地说到。

“人家是喜欢你才抱你。”秦俏不以为然地说到。

顾宴温从苑芳阁过来,路过毓秀堂,便听到了这一句。

“……喜欢你才抱你。”

摇了摇头,看向里面的两个姑娘,收回了目光,朝正月说到:“走吧。”

玉心催促着秦俏把药喝完,秦俏喝一口便嚷嚷着苦。

里面传出来的声音,顾宴温还未走远,听得很是真切。

安正月笑着说到:“秦姑娘很好。”

顾宴温瞥了他一眼,“她哪里好了?”

“能让王爷事事挂心,自然是好。”安正月说到。

“安正月。”顾宴温吼道。

语气很是不善。

安正月低着头笑,就差笑出声来了。

顾宴温没再理会他,自顾自地朝长廊走去。

“我一个人待会儿,别来寻我。”顾宴温说到。

坐在亭子里,便看见辛姑姑端着一盆花过来。

辛姑姑看到了顾宴温,连忙走了过来行礼。

“老奴……”

“免礼。”顾宴温还未等她说完,便伸手扶住她起身了。

“这花……”顾宴温问到。

“老奴这两日将它放在了寝屋外,花开了才想着端回苑芳阁去。”辛姑姑说到。

“前些日子,张管事安排了一个婢女去苑芳阁,姑姑见过了?”顾宴温问到。

“老奴见过了,只是……”

“只是什么?”

“这姑娘性子也好,只是做事太不仔细了,养花的活儿可干不了。”

顾宴温听着脸上不觉有了笑意。

“她如何?”

“姑娘折腾死了好些才长出来的芽,还有些未开的花也跟着遭殃了。”辛姑姑如实地说了。

这花,可是顾宴温最宝贵的东西。

如今听了辛姑姑的话,不怒反笑,让人琢磨不透。

顾宴温意识到辛姑姑看向自己不解的眼神,才说到:“把花送去毓秀堂吧。”

辛姑姑应到,便带着花走了。

天快黑的时候,已是乌云密布,风也大了起来。

“看样子是要下雨了。”秦逍说到,回过头看着秦俏,见她一脸心不在焉。

“俏俏。”

他唤到。

秦俏回过神来,“嗯,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秦逍问到。

“逍哥,顾宴温他是不是躲着我啊?我去书房找他,安正月说他不在,问他在何处,他却说不知道,你说,”秦俏看向秦逍,“他是不是生我气了?”

“王爷为何要生你的气?”秦逍好笑地看着她。

“我昨天,惹他生气了,我说他了,凶他了,还说讨厌他……”秦俏回想起昨天在大牢里的情形。

秦逍不可思议地看着秦俏,这丫头,怎么胆子这么大,什么话都敢说。

以往在胥州,对顾西棠也是如此,

那时的顾西棠还不是王爷,顶多算是有钱的公子哥。

秦俏仗着他好骗,什么坏事都干尽了,顾西棠却还陪着她折腾。

他这个妹妹啊,怎么和王爷皇子脱不了干系呢?

“俏俏,你喜欢他么?”秦逍问到。

“他?”秦俏转过头看向他,“顾宴温?”

然后扯着笑,回过头,一脸嫌弃地说到:“怎么可能,谁会喜欢他啊?”

秦逍只好笑笑,独自进了屋子。

妹妹大了,该是嫁人了。

可这一个顾宴温,一个顾西棠,两个都是她不可沾染的人啊。

“顾宴温那臭脾气,谁看得上他啊?”

“好像沈清奚那姑娘喜欢他来着,那……那是她瞎了眼了。”

“他还罚了我二十大板啊,我找虐才喜欢他……”

秦俏自言自语着,不知不觉外面已经下起了雨。

很快雨越下越大,屋檐下也被雨淋湿了。

秦俏转身进了屋子。

看着桌子上的花,一下一下拨着它的叶子。

“小菊花儿,你要淋淋雨么?”

秦俏问到。

……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秦俏热血沸腾地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抱起了花盆,将它放在了屋檐下,心想这样也能淋着雨,也不会被大风大雨给摧毁了。

起身拍拍手,便要进屋。

安正月冲了进来,全身已经湿透了,神情也很是着急。

雨水在脸上淌着,他抹了抹脸上的水,着急地朝秦俏问到。

“王爷可在里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