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弃女当自强》重生弃女当自强 湘诺 女王 重生弃女当自强H文

更新时间:2020-03-18 12:12:47

《重生弃女当自强》重生弃女当自强 湘诺 女王 重生弃女当自强H文 已完结

《重生弃女当自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湘诺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刘凤英,莫小曼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弃女当自强》的小说,是作者湘诺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她记得前世的今天掉进河里,丢失了一个大竹篮和一把秃尾镰刀,回到家先挨阿妈刘凤英的骂,刘凤英越骂越生气,直接上手抓了根柴棒狠揍她一...展开

《重生弃女当自强》免费试读

她记得前世的今天掉进河里,丢失了一个大竹篮和一把秃尾镰刀,回到家先挨阿妈刘凤英的骂,刘凤英越骂越生气,直接上手抓了根柴棒狠揍她一顿,后来阿爸回来听说了,也生气地在她头上连敲几个爆栗,肿起两个大包,几天不消散!

这还不算,当天晚上不准吃晚饭,饿得虚脱,第二天早上还得赶紧起来烧火煮猪食做早饭,差点就摔下木楼梯!

1977年的江南农村,大部分土地归集体所有,大队、生产队统一安排生产劳动,人们要靠出劳力挣工分,然后按照工分发放口粮,家家户户都差不多一样的贫穷,生活条件极差,一把镰刀确实很值钱,可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如果事情发生在别人家,父母只会先关心自己孩子的安危,莫小曼却受到这样的对待,那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是莫家亲生的孩子!

前世的莫小曼活得那真叫一个糊里糊涂,在莫家挨打受骂、做牛做马二十多年,竟然丝毫不怀疑自己的身世,而莫家父母却早在她五六岁开始显露自己的小模样时就已经知道:他们抱错了孩子!

家里六个娃,除了老大莫小曼,其余都是女儿像莫妈刘凤英,苹果似的团团脸,男儿像莫爸莫国强一样的四方脸,偏偏只有莫小曼是精致的瓜子脸、双眼皮,睫毛修长微卷,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明亮,其他孩子都是上睑略肿的单眼皮,没有哪一个长着莫小曼那样迷人的眼睫毛,嘴和鼻子也不像她这般精致秀美!

从小到大,单纯得近乎呆傻的莫小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巴着这个家,哪怕已出嫁,也要偷偷攒着得来不易的一点零花钱,塞给弟妹读书用,后来被丈夫家暴滑掉第一胎,两年间再没怀孕直接被夫家嫌弃离婚,刘凤英把她接回来,她感激涕零,更加拼命出力为莫家做贡献,直到被迫离开那天!

也直到那天她才知道:原来她另有亲生父母!而她的亲生父母还是城里的国家干部!他们早就知道抱错孩子这件事,但是他们没有来认回她,因为他们实在舍不得那个被他们亲手抚养长大、乖巧懂事又贴心的女孩!

他们甚至在和莫国强刘凤英接触之后,从不曾来探望、了解她的生活状况!

就这么由着她什么都不知道、懵懵懂懂在农村吃苦受穷自生自灭也就算了,偏偏在需要的时候,他们又寻到了她,将她利用完,再往她心口插上一刀!

莫小曼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像个疯子一样呵呵冷笑:天下间怎么会有那样的父母?

莫国强和刘凤英至少还会做做样子,特别是那几年莫国强生病,刘凤英也不再干活专心服侍莫国强,由莫小曼做顶梁柱包圆家里所有重活,农闲还跟着泥头车上山挖土方卖给水泥厂赚钱,给莫国强治病,供弟妹读书,夫妻俩享受着她的好处,也讲点良心捧她两下,在人前一口一个“大姐”“大闺女”地叫着,似乎她才是家里真正说一不二的老大!

而城里那对父母装都不屑装!

他们看过刘凤英拿去的照片,后来需要莫小曼的骨髓,莫小曼进城验血,他们也远远地瞧了一眼,但是始终没有正式见面!一切事宜由中间人与莫国强、刘凤英夫妻商谈!金钱开道,什么都好商量!

莫小曼读书只读到小学二年级,就被刘凤英要求回家背弟妹干家务活,只识得几个汉字,会写自己姓名,在家里弟妹们都不屑跟她说话,动不动拿一句“你个文盲懂什么”搪塞她。

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电视机在农村已经很普遍,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那么一台,莫小曼白天干活,晚上没什么娱乐只有守着电视,各种各样的电视剧看多了,就是再没文化再傻,她也知道有人需要自己的血和骨髓,那意味着什么!

她哭着哀求刘凤英,想见见那对父母,见见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家人,刘凤英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冷冷地说道:

“你啊,也不是没照过镜子,自己什么样总该明白,瞧你这粗手笨脚,浑身土气,脖子上那肉拧得,我看了都恶心!脸上还满是黄斑,额头上几道猫抓印……人家都说了,跟古代充军的囚犯烙了印似的!晦气!那可是上等人家,个个都当大官儿,全是贵人!家里小姐金尊玉贵,娇娇滴滴的!病房里的少爷你也瞧见了,那是什么人物啊?神仙都比不得!你算个屁啊,也能到贵人跟前去晃悠!”

莫小曼被无情数落一顿,只觉痛彻心肺!

是的,别的人她见不着,但她见过病房里那位需要她骨髓的年轻男子,那样高贵俊美,那样冷漠如冰,别说跟她对话,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她!

她知道他们嫌弃她,她土气、粗俗、没文化,可这能怪她吗?

额头上交叉四道深深的黑印是被烧红的铁丝抽打,是刘凤英长子莫小强干的!十岁的男孩,脾气暴烈凶狠,一言不合就抓起火炭里烧红的自制火钳打过来,啪啪两下,铁丝滋滋响着在她额上烙起阵阵青烟!如果莫小曼不抬手挡住眼睛,怕都变成瞎子了!

那次她痛得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而莫国强和刘凤英没送她去医院,更没买任何药品,只让村卫生室的赤脚医生看看,擦点不知名的药水,之后阿公知道了,只得抓了些草药,有外敷的,也有熬汤喝的,就这么硬撑着好起来!

脖子上大片的丑陋疤痕是因为烫伤,刘凤英“不小心”弄的:买得两斤肥猪肉炼油,平时炼猪油时两个馋嘴的小女儿都围在旁边吃油碴,但这次刘凤英将两个小女儿赶走了,只留着莫小曼往灶下塞柴火,正当莫小曼抻着脖子拨弄灶里柴火时,灶台上油罐翻倒了,一整罐滚烫的热油朝莫小曼倾倒下去,从左侧头皮到脖子,再顺脖子直灌下去……不仅耳朵变形,像脖子上扭曲难看的疤痕,后背前胸都有一大片!

依然没有送医院,也不让人知道,只把严重烫伤的莫小曼关在家两天,看看快死了,才去找阿公找草药,阿公气得差点拿起木棒敲打莫国强,但已经于事无补,莫小曼彻底毁了容!

满脸黄斑,农村辛苦劳作的妇女,谁没有黄斑?或许还因为她此时患着妇科病,这是被前夫暴打致落胎的后遗症!

就是这样的悲惨,就是这么晦气背时,所以,那些高贵的人们,只要她的血液和骨髓,不要她这个人!

他们用钱买她的骨髓,多少钱莫小曼不知道,只看见那个负责传话的人交给刘凤英一个黑色皮包,刘凤英打开瞧了瞧,还拿起一扎百元面额的钱亲了亲,抿嘴笑笑,很细心地收进宾馆柜子里,随手上锁,根本没想过要让莫小曼看一眼!

她的骨髓让病房里那个高贵俊秀又冰冷的男子延续了生命,或许是良心发现,他想给予她回报,这是刘凤英告诉她的,刘凤英很夸张地啧啧连声,语气里满是羡慕忌妒,说少爷不让她回乡下去受苦,要留她在城里享福一辈子!

刘凤英回乡了,真的没带她走,她被人送进了一个叫做养老院的地方!

那地方挺好的,吃住穿着比在村里强几十上百倍,但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她其实是被禁锢了!自个儿住一个院子,没有人跟她交流接触,除了每天送菜肉各样生活用品的护士姑娘,以及树上的鸟地上的蚂蚁,她再见不到别的活物!

住了几个月,在她快疯掉之前,她终于狠下心把送东西过来的护士姑娘敲晕,反锁在屋里,然后自己逃跑了!

一个没文化又身无分文的乡下女人,在街上瞎转的结果是什么?她遇到了人贩子!

被拐卖进山沟配了个山里汉子,两年之后,因为实在生不出孩子,那家人给她办了个身份证,让亲戚带她外出打工,在亲戚监督下,挣的钱要全部寄回家!

她老老实实寄了一年的血汗钱,之后又跑掉了,这一次她比较幸运,遇到一个好人!可惜好人不长命,三年后他去世了!

这三年却是她一辈子活得最有人样的日子!他给她留下的,足以令她能够从容淡定地面对陌生世界,做一个自尊自重自爱、优雅独立的女性!

想起前世那个人,莫小曼感觉心脏跳得有点急,她咬了咬嘴唇,微叹口气:这一世她还保留着上辈子的记忆,就是说,那个好人所做的,惠及她两辈子!也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他?自己欠了他多大一份情啊,是不是该还给人家?可是要怎么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