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越国第一施》越国被谁灭了 801 越国第一施419文

更新时间:2020-03-18 12:11:56

《越国第一施》越国被谁灭了 801 越国第一施419文 已完结

《越国第一施》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浅离悠悠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郑旦,于是大

《越国第一施》作者:浅离悠悠,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郑旦,于是大,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几千年前越国的天空,终于披上了黑色的面纱,夜来临的静悄悄。 听见耳边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郑旦轻轻的坐了起来,看看了睡得正香的东施...展开

《越国第一施》免费试读

几千年前越国的天空,终于披上了黑色的面纱,夜来临的静悄悄。

听见耳边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郑旦轻轻的坐了起来,看看了睡得正香的东施,真是头猪!

蹑手蹑脚的开了门,身影消失在了门口。

屋内,东施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了精光,真是憋死了,看好戏咯,看好戏咯。

郑旦出门后,看了看隔壁的房间,果然有淡淡的黄色光晕透过窗户投射在地上,还好公子没有睡觉。

从衣服里拿出一合准备好的胭脂,浑身上下抹了抹,拉了拉衣服,摸了摸头发,扯了扯嘴角,郑旦扭着水蛇腰,走到房门前,敲了敲门。

“谁?”,同样是温文尔雅的声音,但是少了白日里的柔情在里面。

郑旦因为心中有着别的想法,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是我,郑旦”,郑旦尽量放柔了声音,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可以腻出水来。

“郑旦姑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声音从里面传来,文种并没有开门的意思。

今早上的时候,文种开门开得这么快,但是现在居然一点开门的意思都没有,难道她郑旦长得花容月貌的,还比不过东施那个水桶!

想着这个可能性,郑旦的脸上就涌出了几分厌恶的神色,声音确实越发的甜了,“外面更深露重的,公子不请我进去说吗?”

娇滴滴的声音,听得东施都要心醉了,原来听声音就会醉人,是真的啊。

这个文种搞什么鬼,怎么还不给人家美女开门,不开门就不好玩了啊,真是急死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姑娘都说现在很晚了,你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有不便,恐怕会对姑娘的声誉造成影响,姑娘有什么事还是在外面说吧”,文种温柔的声音就像是一条柔软的丝带,但是却紧紧的束着人。

郑旦一时间噎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公子真是有点意思,她郑旦还没有见过有美女送上怀中还拒绝的,她就不信了,等一会儿就要他对她俯首称臣。

“此事事关重大,如果公子不介意,那我就在外面说了,只是到时候如果别别人听了去,那可不是郑旦的错”,好一招以退为进。

郑旦在外面媚眼含笑,她就不信,他还不开门。

“……”,果然里面没有了声音,然后是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就是脚步声,最后是开门声。

文种往旁边让了让,把郑旦让进了屋里。

转身就往屋里走,并没有关门的打算,文种清楚的记得,昨晚某施就是这样的,现在这一招正好借来用用。

郑旦走到了屋里,转身看着同样往屋里走的文种,眼神落在文种后面开着的门上,眼底划过一丝不满,脸上却绽开了魅惑入骨的笑容。

“都说此事事关重大了,公子居然还是这么不小心,公子不介意,但是郑旦可是不敢拿自己开玩笑”,郑旦说着,就走过去关上了门。

靠在门上,媚眼如丝,对着文种放出了三千伏的电压。

奈何,文种抗压能力太强,愣是没有反应,“郑旦姑娘有什么事可以说了。”

“郑旦姑娘,郑旦姑娘的叫,公子也不觉得生疏吗?”,郑旦慢慢的向着文种走了过来,“不如以后就叫我郑旦好了。”

文种看着向着自己靠近的郑旦,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

东施在窗户外面找了一个相对比较隐蔽的地方,用口水将手指打湿,然后在窗户纸上扣了一个洞出来。

果然很轻松,而且没有一点声音,看来电视剧也不全都是瞎演的嘛,至少这个用口水扣洞那就是正确的。

话说,古代为什么要用口水把手指沾湿了扣洞呢,因为手指湿了,窗户纸就容易扣,而且不会有声音。

迫不及待的将眼睛贴到了那个洞上,里面的情形,瞬间就出现在了东施的面前。

“还是说有什么事吧,说完就请快些回去”,文种的语气看是生硬了起来,这个郑旦不像是有什么事的样子。

他的直觉告诉他,没有什么好事,还是尽快让她回去比较好。

“哎,难道是郑旦长得不好看吗?公子怎么就惦记着那件事情”,郑旦伸出细嫩白皙的手,摸着自己瓷玉般的脸蛋。

在烛光的映照下,郑旦的脸庞朦胧了几分,就像是女神身上罩了一层白纱,那种朦胧的美感,直击人心。

就算是见多了人造美女的东施,也不由的感叹,真是好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文种居然还会有这种**。

历史上对于郑旦和文种,貌似没有交集吧,可是现在他们居然搞/到了同一间房里!

不知道是历史没有记录这件事情,还是这是因为她的重生儿改变了历史。

这些都是浮云,重要的是,她现在有好戏看,现场版美人计,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古人演的,她这待遇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看来姑娘是没有事了,既然没事,那就请回吧”,文种虽然温和,但是并不傻,相反还聪明着呢。

郑旦如此明显的Tiao逗,就算是傻子,也该明白了她的意图,文种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东施在隔壁,于是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

“公子这么绝情,奴家真是好桑心啊”,郑旦往着文种的身边靠了靠,手不经意的划过衣领。

原本就没有系紧的衣领,就这么松了开来,露出了里面大红色的肚兜。

文种看见那一抹刺眼的红色,立马转过了头,脸上居然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这个郑旦也太大胆了吧。

看见文种转过了头,郑旦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深沉了。

她可是有备而来的,一定要拿下这个男人。

郑旦嘴角挂着笑容,眼神无时无刻释放者**的气息,她向着文种走了过去,那大红色的肚兜似乎露出得更多了。

文种以前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向他示好的女人不少,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像郑旦这么直接这么大胆。

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郑旦将自己的身躯向着文种靠近,感觉到文种的身躯明显的僵硬了,郑旦的笑容越发的深了。

将脸凑到了文种的耳边,“我很欣赏公子呢”,吐气如兰,温热的气息洒在文种的耳朵上。

原本只有一点红晕的文种,瞬间就红到了耳朵根。

抓起了文种的一只手,冰凉的手触碰到了滚烫的手,两人都是一阵忍不住的颤抖。

将文种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腰间,虽然隔着衣服,但是那手上滚烫的体温还是传到了腰上,郑旦不由自主的低吟了一声。

一股浓郁的胭脂香味袭击了文种的鼻子,原本有些迷糊的文种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一把就将已经倚在自己身上的郑旦拽了下来,“郑旦姑娘请自重!”,语气已经没有了平时了温和。

或许是屋里**的气息,或许是此时文种身体内陌生的情绪,反正他现在感觉十分的燥热。

郑旦并没有因为被推开而气馁,而是顺着力气倚在了屋子里的桌子上,媚眼丝丝的看着文种。

眼神里的热度,仿佛要把文种看成一滩水。

想了想,反正现在已经覆水难收,于是郑旦伸手将自己另一边的衣服也往下扯了扯,于是大半个大红色的肚兜都暴露在了空气中。

屋子里的温度瞬间就升高了,就连咽口水似乎也变得困难了起来,文种急忙别开了眼,脸上的红晕一直没有消过。

“Chun宵苦短,公子难道要白白浪费吗?”,郑旦又一次向着文种扑了上去。

胸前的那一抹温柔,毫无意外的碰到了文种坚/硬的胸膛,文种只感觉一种陌生的感觉席遍了全身。

郑旦感受到了前面男子的变化,心中扬起一抹笑意,果然只要是男人,就没有一个能逃过她的柔情!

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因为郑旦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人提了起来!

是的,就是被提了起来!

站在窗户外面的东施看见里面的这一幕,急忙轻手轻脚的走开了。

这个文种在郑旦如此热情的勾/引下,居然还能坚持住,真是神人一个,这样的男子,就算是从古至今也没有几个吧。

更搞笑的是,刚才她居然看见文种红着脸把郑旦提起来,看样子,似乎是准备把人扔出去一样。

果然躲在门里面的东施,不一会儿,就听见了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是女子惊叫的声音,接着就是关门声。

郑旦皱着眉头,摸着自己疼痛的屁股,这个文种真是个不解风情的榆木,气死了。

一边想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抖了抖衣服上的灰,将衣服整理了一下,转身看着紧闭的木门。

眼神中生出了强烈的不甘,但是又无可奈何,刚才如此的热情,他都没有上道,居然还把自己踢了出来,看来今天是不行了。

对着房门眼神闪了闪,她就不信了,她还搞不定他,等着瞧吧!

郑旦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房间,下手真狠!

听见开门声,东施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去哪里了”,随口问道。

“哦,上了个茅房”,郑旦有一丝的慌张,显然没有料到东施会突然醒过来,但是她很快就诊定了下来。

“怎么还一瘸一拐的了呢?没事吧?”,东施关切的问道,其实心中早就笑开了花,这个文种还真是不懂怜香惜玉,下手这么黑!

“呃,路上比较黑,摔了一跤,没事儿的,睡觉吧”,郑旦说完就坐到了床上。

东施听见了强忍住的抽气声,但是没有说话,屋子里恢复了平静。

只不过今晚,对于某种来说,就不是那么平静了,睡觉之前,某施不道德的想着。

Ps:原谅悠悠第一次写这种情景,不会写,写得不好,大家多多想象。。。。推荐一个呗,收藏一个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