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穹天劫》穹天劫中女主爱谁 健全文 穹天劫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03-17 12:10:18

《穹天劫》穹天劫中女主爱谁 健全文 穹天劫别扭受 已完结

《穹天劫》

来源:作者:雨中小妖分类:架空主角:桑珏,桑珠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雨中小妖原创小说《穹天劫》,主角是桑珏,桑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桐青悒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俊美的脸上那一抹笑容如冰冷冽。沉默过后,他豁然起身走向她,神情难辨喜怒。 “如果你觉得我残忍,那么你自己...展开

《穹天劫》免费试读

桐青悒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俊美的脸上那一抹笑容如冰冷冽。沉默过后,他豁然起身走向她,神情难辨喜怒。

“如果你觉得我残忍,那么你自己呢?”他站在她面前,缓缓俯身与坐在椅子上的她平视:“你不也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他的手指忽然轻轻抚过她有些苍白的唇,脸上始终带着笑意,声音亦轻柔得仿佛呢喃,只是那眼神冰冷得怵目惊心。

她全身一阵冷颤,下颌被他狠狠地捏住。

“我曾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冷漠无情地拒绝了。”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痛楚的神情,盯着她愕窒的眼睛缓缓说道:“你,才是那个真正将桑珠推入深渊的人,桑珏!”

“啊!”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惊讶的抽息。

桑珏蓦然转头,看到桐紫儿一脸骇然震惊地呆愣在门口。

匆匆从锦绣阁赶至宫门的时候,侍卫说妙音郡主的车马队伍刚刚离开。桑珏一惊,急忙唤来白狮伽蓝追赶。

她从锦绣阁的宫女那得知,桑珠试完嫁衣后是和公主桐紫儿一起离开的。桐紫儿当时站在门外的震惊神情分明是听到了她与桐青悒的对话,她来不及细究会有怎样的后果,唯一担心的是姐姐桑珠,她不敢想像桑珠若是当时也在……

帝都穹隆银城的街道上,一抹人影骑着白狮飞逝而过,虽然狻猊将军的座骑人尽皆知,可是每每出现在人前仍是引来不少惊奇的目光。

官道上的人影渐多,来往商贩络绎不绝,车马难行。桑珏示意伽蓝拐入一旁的小巷,跃上屋顶抄近路追赶桑珠的马车。

伽蓝的速度远远快过笨重的马车,很快铁衣禁卫队伍便出现在桑珏的视线中。川流不息的过往人群之中,车队行驶得十分缓慢。桑珏自屋顶上超过他们,在前方的路口等着。

眼看着马车越来越近,她的心里突然忐忑不安起来。

她迎上前,靠近马车低声问道:“姐……你怎么不等我呢?”

马车里沉默了一会儿,缓缓传来细柔的声音:“我只是突然有些头晕,所以等不及……”

桑珏一惊,连忙凑近窗口紧张地问道:“你身体不舒服么,刚刚就该传太医看看啊!”

“我没事!”桑珠的声音忽然有些急切,顿了顿又说道:“嗯……我现在好多了!”

桑珏神色变了变,察觉到马车里桑珠的声音有些异样。

“你没事就好!”她悄然退离马车一些距离,不动声色地抬眸扫向一行沉默的铁衣禁卫。

玄铁头盔摭住脸,很难辨清那些人的面目。刚才她一心担心着桑珠并未注意,现在细看之下才发觉,这批人似乎并不是之前与她一同护送桑珠进宫的人!

前面再过一个路口向右便是镇国公府了。她瞥了眼街边的店坊,忽然开口道:“停!”

一行人马愣了一下才停驻。

“姐姐,你不是说想要挑一盒胭脂么,咱们现在就在胭脂坊的门口!”桑珏说着,不等桑珠回话便一手掀开了车帘。

桑珠瞪大双眼,脸色惨白的模样倏然跃入桑珏眼底。在所有人怔愕的一瞬间,桑珏突然出刀,动作快如闪电,将车内那名宫女模样的持刀女子一刀毙命。

惊呼声中,桑珏将桑珠拉出马车,白狮伽蓝撞开靠近桑珏的几名刀剑出鞘的骑兵,昂头怒吼一声,吓得所有的人马一阵惊恐嘶鸣。

“伽蓝,带桑珠回去!”桑珏将桑珠抱至伽蓝背上,反手挥刀挡下自她身后袭掠而来的剑影。

倾刻间,数十名铁衣禁卫一拥而上。

“珏儿!”桑珠情急之下,唤出了她的小名,惊恐地看着她被一群铁衣禁卫的刀剑包围。

刀光剑影顿起,街道上的人群四散逃开。桑珏握紧手中的霜月,面如寒霜,厉喝一声迎向周身密集而来的锋芒利刃。

绣金虎纹绛袍在一众黑水般的铁衣禁卫围攻下毫不示弱,翻飞的身影如灵雀轻盈敏捷,半月弯刀发出月光般莹亮寒冷的微弱光芒,穿梭游走在黑水之中,月光幻影掠过,血溅三尺!

片刻功夫,铁衣禁卫倒了一片,血溅街头。那身绣金虎纹绛袍半分未损,光亮洁净,只有那一抹半月弯刀的刀尖处沾有一丝血色。

店铺,街巷内躲避的平常百姓们近距离地亲眼目睹了狻猊将军的不凡身手,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少年英雄果然是名不虚传!

桑珏瞥了眼地上全都没了气息的铁衣禁卫,纵身跃至屋顶,朝着镇国公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在距离镇国公府不过百来步之处,她看到了伽蓝——一团雪白的庞大身影倒在通往镇国公府的官道上。

她怔怔看着几乎奄奄一息的大白狮,它身上没有一丝伤痕,仅只嘴角处有一滩喷洒状的血渍。谁能有如此能耐,竟然徒手一招将伽蓝击成重伤?

桑吉领着一众侍卫闻讯赶来,在看到孤身一人的桑珏和受伤的伽蓝后,脸色顿时煞白。

桑珠被人掳走了!

妙音郡主被掳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大街小巷,震动了帝都。

当日,甬帝下令封锁穹隆银城各个城门出口和亚丁高原的唯一通道吊桥,任何人不得进出。

狻猊将军率两万驻军连夜彻查城内各个角落。三天过去,整个亚丁高原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被翻遍了,没有收获任何珠丝马迹。妙音郡主就像突然从空气中消失了一般。

直到大婚之日到来的前一天,众人不得不放弃了继续搜察的希望。

甬帝下旨,婚典取消!

新年将至,穹隆银城下了第一场雪。

清晨推开门,屋外白茫茫一片,空气中渗着雪花纯净清冽的味道。上穹的雪比下穹来得晚,每年这个时候,东部下穹地区早已是银妆素裹的冰雪世界了。

府里的婢女、奴仆们早已起床打扫。按照传统,十二月二十九日这一天,要把内屋外室,院内院外,厨房各处彻底打扫干净,然后举行“古恰”仪式,即在家院中燃起一堆桑烟,让烟雾弥漫整个宅院以驱疾避邪。

桑珏看到府里大小厅堂的梁柱、门壁和木斗拱上都已用加了色料的土碱画上了吉祥的宝伞、金鱼、宝瓶、妙莲、右旋海螺、吉祥结、胜利幢、金轮等八吉祥图。

胖阿婶的声音自厨房那边传来,前前后后地指点着婢女做年初一敬神用的供品、竹素切玛,酒新、茶、人参果等。

福伯则分别安排着一干奴仆杂役们打水洗吉祥头。因为传说男人们在十二月二十九日洗头,家里会吉祥,工作会如意,头发会长得又黑又长。与此相反,这一天女人是不能洗头的,否则会不吉利。

每年的这一天,都是所有人最忙碌的一天。

也因为新年即将到来的缘故,镇国公府里笼罩了多时的阴霾暂时散去。

服侍洛云的婢女端着刚熬好的热粥自厨房走出来,看到桑珏连忙行礼。

“给我吧!”桑珏伸手接过婢女手上的粥碗走向母亲的房间。

自从桑珠失踪后,洛云便一病不起,终日卧床,日渐虚弱。

桑吉想尽一切办法,找来各式名贵药材,丝毫不见起色。大夫说,洛云是悲极伤神,郁结于心。

药能补身,却难以补心啊!

心疼地轻抚着母亲苍白的脸,桑珏不忍唤醒她。不过数月,母亲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昔日光滑细腻的脸变得憔悴枯黄,鬓角的发丝竟现出些许花白。

洛云轻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眯着眼望着坐在床畔的人许久,终于虚弱地发出声来:“珏儿?”

桑珏微笑着点头,伸手小心地将她扶起来,拿来一件毛裘披风披在她身上:“娘亲今日看起来气色好了一些呢!”她说着安慰的话,舀起热粥递到洛云嘴边。

洛云抿了口粥,抬眸望向窗外:“下雪了啊!”

“嗯!”桑珏笑着应声:“昨天夜里下的,今儿外面就白了呢,瑞雪兆丰年,这可是吉祥雪啊!”

愣了一会儿,洛云忽然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后天就是新年了!”桑珏拢了拢她身前的被子。

“要过年了啊……”洛云忽然叹息一声,转目看向坐在床畔的桑珏,目光忽然有些恍惚开口道:“珠儿跟珏儿的新衣我还没做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