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南北剑侠传》天南剑侠传 夏剑心 小顶 南北剑侠传立场倒换

更新时间:2020-01-22 00:10:48

《南北剑侠传》天南剑侠传 夏剑心 小顶 南北剑侠传立场倒换 连载中

《南北剑侠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碧游宫主人分类:武侠主角:凌浑,尚和阳

《南北剑侠传》为碧游宫主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道童来至月台近前,冲着恬淡子说道:“师傅,这大汉是我大龙哥。”这句话听在魏青耳中,心道:“这道童怎么知道我的小名?”恬淡子回头...展开

《南北剑侠传》免费试读

这道童来至月台近前,冲着恬淡子说道:“师傅,这大汉是我大龙哥。”这句话听在魏青耳中,心道:“这道童怎么知道我的小名?”恬淡子回头冲着道童说道:“血儿止步,此地不是讲话之所,随为师速速离开。”说着跳下月台扬长而去,那道童显得恋恋不舍,却也未再言,随着老道走了。正可谓:“骨肉久别得重逢,亲人眼下难相认”。

月台上的魏青,目送二道离去,心中却毫无得胜的喜悦,口中反复叨念着‘大龙哥’三个字,便在此时月台下蹿上一人,正是大力天王尚和阳,但见此人长得其貌不杨,身材短小,看着像十四五岁的小孩子,形容枯瘦,头顶上黄发蓬松,梳着一个冲天杵的小辫儿,扎着红头绳,上头拴有一个康熙青铜钱,往脸上观看,面若姜黄,眉毛似有如无,深眼窝,小眼睛,大鼻子头,薄片嘴,唇上微有几根黄胡须,一嘴的米粒的碎牙,两耳扇风,细脖项,小胳膊似麻杆一般,伸出手来如同雕爪,简直就像一个痨病鬼。别看其貌不扬,其实他已年届六旬,练就一身软硬工夫,力大绝伦。

他上了月台,双手空空,用手一指魏青说道:“小贼,把尚某的宝锤还来,不然让你好瞧。”魏青闻言方才回过神来,拾起地上的青铜锤,将双锤一碰,说道:“来,今日我闹海金鳌要会会你这位大力天王。”说着抡起双锤搂头便打,尚和阳口中哼了一声,身形向前一凑,便要与魏青交手,忽听得月台下有人喊道:“尚老鬼,你相好的来了,接着点!”尚和阳只觉得身侧扑来一团黑影,只得张开双臂,在面前一挡,仔细观瞧,双手托住的是一个大汉,等看清此人面貌,真是恨得咬牙切齿,喝道:“今日功败垂成,全由你一人而起,留你何用!”说罢飞起一腿,重重踢在这人裆部,这一腿力道奇大,又踢在下盘要害之处,只把此人踢得飞下月台,连踢带摔,口吐鲜血,头一歪便归那世去了。

月台下的法元、法猛近前一看,被尚和阳踢死的正是黑虎门长神偷乐三官。再抬头看时,月台上又多了个老头,但见这老头年过古稀,中等身材,身穿破衣,上边净是补绽,一块挨着一块,腰里扎绒绳,破裤子,脚底下穿着一双破旧布鞋。顶满谢了,白剪子股的小辫儿,两道蚕眉,二目如灯,鼻直口阔,大耳垂轮,一部银髯洒满前胸,不是叫花子凌浑又是何人!

凌浑站在月台上,抱着双手冲着尚和阳哈哈大笑,尚和阳一张黄脸憋得通红,半晌向着四下抱拳,说道:“众位,青山不改,绿水常流,他年相见,后会有期。尚某无能,回归无孔桥尚家堡去也。”说完一跺脚扭头便走。铁佛寺众党羽多半认得穷神,深知此老是心狠手辣的人物,不由人心惶惶,有不少胆小之辈已然偷偷离去,就听凌浑冲着众人喝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开的什么铁佛会,到头来一败涂地,其他的人都能走,法元,你得愿赌服输!”

金身罗汉法元闻言,自知今日大难难逃,咬了咬牙,说道:“凌老花子,贫僧与周淳结仇与你何干,你还要赶尽杀绝不成?”凌浑厉声道:“你纵容门人,为祸乡里,频频挑起争端,前次慈云寺事败,不但不思悔改,又到此处搬弄是非,若非是你哪来的这一场杀人流血的比武,老朽不能放过你,以免遗祸江湖,法元你上来,你要是赢了老朽,任你离去,要是不能,这铁佛寺就是你毙命之所!”

法元闻言气得暴喝一声,纵上月台,手中舞动一条方便铲,口中叫道:“今日有你没我!”凌浑带笑说道:“和尚先进招吧!”再看法元往前一抢步,铲头真奔凌浑面门划来,法元方便铲一到,凌浑的右脚往下一落,身躯往前一倾,右脚尖点地,左脚尖一扫,双拳够奔法元面门,拳到半途忽的伸开为掌,一招‘推山式’,掌力急吐,法元忙一旋,回身又是一铲,二人打在一处,十几个回合一过,凌浑已将少林绝技金刚八式施展开,时不时双掌砍在方便铲上,发出锵锵乱响,好像双手不是血肉之躯,而是铁铸的一般。

这一来法元占不到兵刃的便宜,四周皆是凌浑的影子,打到三十几个回合,和尚铲走拦腰,凌爷鹞子翻身,从铲上过去,双脚一旋,用了一招‘双手分云’,跟着往前一上步,这一招名叫阴阳双撞掌,正按到和尚胸前,法元浑身一震,方便铲“哗啷啷”震落尘埃,这么重大的兵器落月台上,击得石砺乱溅。再看凌浑由丹田运力入于肾眼,由肾眼发于脊骨,由脊骨发于两臂,由两臂再发于掌心,喊了一声“打!”和尚虽有金钟罩的功夫,周身骨硬如钢,若是平常刀剑砍在身上也伤不了分毫,但被凌浑按在胸口,用的乃是少林金刚手,又兼剑客自幼练就达摩老祖易筋,法元口中哼了一声,只觉着心口窝儿发热,嗓子眼儿里发甜,眼前一发黑,将嘴一张,一口热血吐将出来,全身乏力,就地栽倒。这一掌不仅将和尚金钟罩给破去,也将他肺叶打伤,和尚一身武术算废了,此后阴天下雨积痰咳血,活不了二年便圆寂归西,此是后话此处不提。

凌浑转脸冲法广、法猛说道:“你们是主事之人,说说吧,下面该如何?”大当家法广伤势沉重,哪还有力气争斗,二当家法猛闻听凌浑之言,脸上带着隐忍的之色,有意动手报仇,但见二位师兄皆身负重伤,尚和阳又含羞离去,他转念一想,自己的武艺尚不及法元,法元尚不是凌浑敌手,何况是他,若是真动起手来,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还是将这铁佛会散了吧。

想罢说道:“适方才陶二侠客与老方丈已定下十阵赌斗输赢,鄙寺武艺难敌众位英雄,愿赌服输,请众位侠客至大殿之内,派人清点镖银数目,如数带回。”一面派小和尚将方丈与法元搭到后面,凌浑说道:“大和尚,镖银便还于那吕宪明吧,以后再要多事休怪凌某不讲情面!”和尚闻言说道:“谨记凌老剑客之言,诸位请下山吧!”凌浑说道:“大和尚就此告辞。”和尚还礼说道:“既然老剑客要走,鄙寺决不敢多留。”回头对小和尚说道:“传我法令,阖寺上下随贫僧摆队相送。”

二当家摆队送老少侠义出山,方有后文盘蛇岗单镢对双尺,飞天鬼火烧归云庄等节目,这正是:赌输赢祸起萧墙,失宝贝功亏一篑。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南北剑侠传》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