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水墨成凰》锦凤成凰 强强 水墨成凰GV

更新时间:2020-01-14 08:07:38

《水墨成凰》锦凤成凰 强强 水墨成凰GV 连载中

《水墨成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白可墨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阿孟娘,那一席

白可墨新书《水墨成凰》由白可墨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阿孟娘,那一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秦水墨如今的医道早已超过寻常大夫,阿孟娘长年衣食无靠粗重苦力落下的病根儿就如敲骨吸髓的毒虫吸去了她最后一缕生机。 若不是秦水墨随...展开

《水墨成凰》免费试读

秦水墨如今的医道早已超过寻常大夫,阿孟娘长年衣食无靠粗重苦力落下的病根儿就如敲骨吸髓的毒虫吸去了她最后一缕生机。

若不是秦水墨随身带的丹药提着一口气昨日就已西去。

秦水墨想起师父说朝菌晦朔,蟪蛄春秋,不过黄粱纸上着丹青,庄生梦里寻水墨,所以给自己取名水墨。

秦水墨不明白所谓天道无情,却为何对好人更无情。

所以她明知阿孟娘旦夕间就要永远离自己而去,也要去五姨太那里争取求个大夫,万一自己看错了呢,也许阿孟娘还有的救。但悲凉的人生里又哪来那么多的也许。

秦水墨拽过墙角那一席锦被,盖在阿孟娘的身体上。阿孟娘却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挡开了,“身上——脏——,被子——燕儿——嫁妆”,阿孟娘苍白而裂开了数道口子的嘴唇嚅嗫蹦出几个词。

这被子是五天前秦水墨回府后拿来的。五姨太和吴婶娘对秦水墨不住小姐房,却独独跑到阿孟娘这里挤在一张破床上高兴不已,这下连下人开支庭院洒扫都省了。

秦水墨唯独拿了这床锦被给阿孟娘御寒,阿孟娘却舍不得用,堆在床脚。秦水墨想告诉阿孟娘,燕儿才不要这秦府施舍的“嫁妆”,燕儿长大了,燕儿再不会为这些不相干的人心伤,却一句也说不出,低头将那方桑麻纸展开在阿孟娘的手上。

“阿孟娘,月饼,甜!”秦水墨视线全部模糊,怀里的阿孟娘看着她心爱的燕儿瞳孔永远地暗了下去。

秦水墨的手攥着阿孟娘的手,像是要把这十年间错过的温暖永远的攥住。

阿孟娘的手腕上有一道齿痕,那是秦水墨五岁时的中秋,府里难得将一块焦了的月饼送到了她和阿孟娘的住处,谁知大表姐却带着恶犬“遛弯”到了秦水墨的院子。

阿孟娘一边护着秦水墨进了屋,一边去拿院中桌上白瓷碗里的那块月饼,那恶犬也狠狠一口咬下,后来如何秦水墨吓得闭了眼不敢看。

当晚秦水墨在阿孟娘怀里吃这辈子吃到的第一块月饼,不,是半块,半块染了血痕的月饼,那月饼甜的不似人间的味儿,香的就像阿孟娘讲的故事里月宫中吴刚捧出的桂花酿。

秦水墨伸出手指,从阿孟娘已经冰冷的手心上桑麻纸里捏出一小撮碎了的月饼渣子,慢慢放进嘴里。她要记住这味道,记住这十六年自己和阿孟娘所品尝过的除甜以外的味道。

院中,乌云遮住了月光,将泥地上浅浅的脚印也隐入了黑暗。

将军府内水榭里的宴会仍在继续,丝竹声贴着水面传到了湖岸的假山一侧。秦水墨隐在假山的阴影里,望着远处水榭的灯火陷入沉思。

昨日阿孟娘神志清醒时抓着自己的手,要自己千万不要怨恨娘亲,一定要在这老槐树旁假山东侧的第五块大石头下去拿个盒子。刚才秦水墨细细探过,那石头下面附土之下,只有半尺河沙,哪里有什么盒子?想来阿孟娘还是神志不清,胡言乱语。

只是,自己又怎会怨恨母亲呢?世间的母亲所给予的又岂能深厚于阿孟娘?被那样温柔舒适的身体抱过,秦水墨从未觉得身世悲凉。正在沉思间,忽然听得脚步声响。

一人顺河边小路而来,特意用左手抓住了环佩不叫发出声响,右手却轻摇着一把宫廷式样团扇,薄纱套裙上暗金边一闪,可不正是五姨太。

秦水墨踱步出了假山暗影,挡住去路。

“你来了,等了好久么——?”五姨太声音媚的销魂,“怎么是你!”待得看清素白袍下的秦水墨,五姨太惊讶问道。

“姨娘以为是谁?”秦水墨微微笑道。五姨太见这丫头笑着回话,眼珠一转四处看了一圈,没看见其他人,嘴角一扬,悠悠地说道:“倒是表小姐,深更半夜湖畔柳梢头,莫不是受了你那娘亲的嫡传,也要与汉子私奔了去?”

秦水墨听到五姨太这恶毒的言语,却并不回应,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般轻轻地说:“阿孟娘死了,她临死前说——这——里——要——要——”五姨太听秦水墨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不可闻,上前一步问道:“要什么?”

“要你陪葬!”秦水墨低喝一声,双手如电直向五姨太肩头翻去。五姨太仓促之间腰间一扭,脚下步子却向侧方滑了两步堪堪避开秦水墨指尖,左手横削秦水墨脉门。

秦水墨顺势旋转半圈,肩上披风飘然而下罩向五姨太,同时双足一点向后跃起,两袖之中一蓬白雾散出。

空中的秦水墨咬牙将头一侧,一缕劲风贴额而过,斩断几茎秀发飘落草中。

秦水墨落地一头冷汗,背靠假山,胸口兀自起伏不停,喘着粗气。

望着那披风裹挟的人影倒地抖了几抖便再也不动,秦水墨回头看那假山石上钉进一半的翠玉珠钗,暗自心惊。

没想到这五姨太竟有武功在身,险些便着了道,若不是师门秘制的袖中暗器“万叶千松”的细针上粹了麻药,只怕此刻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天空一道闪电而过,豆大的雨点打在秦水墨的素白衣衫上,原来她穿的竟是一件孝服。

秦水墨收了披风和五姨太身上的银针,手下用力,捏开五姨太的下颌,将两粒丸药弹入她的喉咙。一粒是师门秘制忘忧散,可以令人忘记受伤前一个时辰发生的事,另外一粒则是毒药。这五姨太心思歹毒而且行事神秘。秦水墨如今已不是当年只会哭的小丫头,她隐隐觉得五姨太十年前借着搜查鎏金玛瑙鸳鸯挂坠,也许真正想要的却是别的东西。莫不是阿孟娘交代的盒子?秦水墨心中一惊,幸好有这毒药牵制五姨太,如若盒子真的在她手里,不怕她不还回来。

秦水墨又将假山石上的珠钗取出,掷入水中,从假山的缝隙中抠了些苔藓盖在那珠钗的钉入的孔洞之上。秦水墨在湖边洗净了自己一双纤长而白净的手。晚宴的乐声停了,为了避免被人撞见引出不必要的麻烦,秦水墨转身便走。

假山侧的暗影里,不知何时多了一顶油纸伞。伞下,握住伞柄的手修长而有力,指节分明。暗红色罗袍上银线织就的彼岸花摇曳生姿,张扬而神秘。一双剑眉斜飞入鬓,一双点漆般的黑目中,似有点点星光闪烁。白玉雕刻般的五官纵使天神之笔也难以画出他十分之一的美!笼罩在氤氲水汽下,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下,寒光一闪,就如春雷惊起了万物,闪电破开了长夜,这世上大概没有一个少女会在这样的目光下不沉沦不怀春不愿醉在当中永不再醒吧?他远望着那白衣少女,看着她出手,看着她洗葱一般白的手指,看她眉如春山目映秋水,看她在下了毒后微微一笑。他的嘴角也微微上翘了一分,只是这一分,便盖住了满园秋色里的肖杀迷蒙,令人眼前如雪地中开出了片片殷红的桃花,暗夜里绽放了万道金光的烟花。她,转身离去;他,伞下注目。她不知他的笑,正如他不知她为何笑。

麻药很快散去,五姨太悠悠转醒,眼前是英俊异常的男子。

男子弧线完美的唇角一弯:“东西可拿到了?”

五姨太头脑尚不十分清醒,但眼前人那深邃俊朗的面容却记得深刻。她无力地摇摇头。

“哦——”他扶着五姨太的手慢慢抚上她的头,一股充沛真力透入她头顶百会穴。

五姨太眼睛圆睁,目中透露出震惊、愤怒和不可思议。但下一瞬,她的眼睛就永久地闭上了。

《水墨成凰》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