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那年岁月匆匆过》岁月匆匆图片 穿越文 那年岁月匆匆过LOLI控

更新时间:2020-01-11 00:14:05

《那年岁月匆匆过》岁月匆匆图片 穿越文 那年岁月匆匆过LOLI控 连载中

《那年岁月匆匆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状元娘子分类:浪漫青春主角:斯阳,陈斯阳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状元娘子原创的浪漫青春小说《那年岁月匆匆过》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斯阳,陈斯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最近有一件特别的闹心的事,不仅是对于陈斯阳来说,而是对于所有上课不好好学习的人来说。 话说初中最恐怖的是什么?当然是窗户后面站了...展开

《那年岁月匆匆过》免费试读

最近有一件特别的闹心的事,不仅是对于陈斯阳来说,而是对于所有上课不好好学习的人来说。

话说初中最恐怖的是什么?当然是窗户后面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恰好是自己的班主任。

或者是门上有个小窗口,窗口后面有张脸,这张脸的主人也恰好是自己的班主任。

九四班明显属于前者,因为他们的门上面没有窗口。

这还不到学习最紧张的时候,老刘每天能转五六次。

哦,对了,陈斯阳老班叫刘梦,是教语文的。我们暂且说是老刘,因为在历届当过陈斯阳班主任的老师都是以这样的方式简称的。

陈斯阳上课不好好学习,成天互喷瞎聊,时间久了,老师也都知道这人就是这样,说在多遍也是不长记性,索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九四班后三排成了无人管辖区,这也使得后三排的人越发张狂。

某一天,以陈斯阳为首的三人凑了一桌斗地主,三人在下面斗得热火朝天。

突然某一刻,班里安静了一瞬,不过一会儿就恢复了,只是声音小了许多。

“对二,哈哈,你们压不住吧!”陈斯阳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最后一张牌,兴奋的说道。

孙思雨诡异的一笑,随后淡定的甩出四张牌,“炸弹。”

陈斯阳的笑一下子瘪了下来,“不应该啊,我算好了的,你怎么还有个炸弹?”

程天在旁边悠悠的说,“你算了吧,你还算好了,你能把自己的牌算好就行了。”

陈斯阳把手里的牌一扔,“唉,我居然又输了,我这一代赌王的称号不保了啊!”

“你从七年级就开始说自己是一代赌王了,都过了两年了,早该下去了。再说了,你是不是赌王,你心里不清楚啊?”孙思雨洗着牌,毫不留情的戳穿陈斯阳。

陈斯阳尴尬的笑笑,还硬着嘴皮,“我怎么不是赌王了?我就是。”

孙思雨笑笑不说话。

斗地主做为陈斯阳除了看小说吃东西的第三大爱好,可以说是从小学三年级就被陈斯阳热烈的迷恋上了。

七年级的时候也是不好好听课,非要拉着孙思雨玩斗地主,那时候陈斯阳的邻桌是一个小男生,单纯得很,陈斯阳虽说年龄和他差不多大,但是早就已经在小说的世界里遨游个几百回了,可以说是哄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她和孙思雨好说歹说终于把那男生带进沟里了,她们三人每天上课就是斗地主,都不带烦的。

孙思雨和陈斯阳赢得次数很多,不是因为技术好,而是她们两人偷偷的在桌下成立了一个“地下党”相互换牌,她们俩赢的次数越来越多,这可坑惨了这个小男生。这男生也是怀疑过她们两个的,但凭着陈斯阳的三寸不烂之舌,还是被成功洗脑了。

因为赢得次数太多,陈斯阳就自己给自己封了个称号,正巧那时候刚看了《澳门风云》这个电影,所以她就自称为“赌王。”

“陈斯阳,孙思雨,程天,你们三个给我出来。”

突然一声吆喝,吓得陈斯阳手一抖。

她的思绪还没从七年级的趣事中出来呢!

陈斯阳看向窗户,我的妈,老刘啥时候站那儿的?孙思雨也傻眼了。

前几天被数学老师逮住过一次,这次直接来个老班,太吓人了。

这次又成功吸引了全班人的注视,陈斯阳的脸火辣辣的。

虽然再不愿意当着全班人的面灰溜溜的出去,但是他们还是得出去。

老刘的眼神有点吓人,尤其她还绷着脸。

路过第二排的时候,陈斯阳头低的很低,当着学霸的面更丢人。

陈斯阳、孙思雨和程天出去自觉的贴着墙站成一排,都低着头,一副知错就改的样子。

老刘阴沉着脸看着他们,伸出手。

陈斯阳一脸茫然,伸手是啥意思?

旁边的程天自觉的把牌递到老刘手上,陈斯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老刘把牌拿到手上就不再理他们了,转头进班去了。

不一会儿他们就听见老刘在班里说的话,“以后班里不许出现纸牌,发现一次请家长。”

班上寂静无声,大概是被老刘镇住了。

陈斯阳有点搞不清状况,这是什么意思?把她们三个晾在这儿了?

……

在这一整天里,陈斯阳他们三个从被逮住就没在进过班了,老刘即使来上课,也权当她们三个是空气。

这下子她们三个从被全班注视上升到全校注视。陈斯阳第一次觉得其实教室在一楼也不是那么的好。

站了一天,脚有点麻,她的腿原本就有伤,陈斯阳想蹲下歇会儿。

其实他们三个今天没少趁着老刘不在这儿偷懒。

陈斯阳刚蹲下,就被孙思雨扯了一下。

陈斯阳立马起来,往前一看,老刘果真来了。

老刘先去教室转悠了一圈儿,随后出来来到他们三个跟前。

陈斯阳谢天谢地,老刘终于不把他们三个当成空气人了。

老刘先到孙思雨面前,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开了尊口,“你跟我想的不一样。”

陈斯阳在旁边翻翻白眼,不说她知道老刘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孙思雨的外表真的太能欺骗人了,看着柔柔弱弱,文文静静的一个姑娘,其实骨子里是疯的。

孙思雨低头沉默。

老刘就不指望她能说话,又走到程天面前,说,“你们张老师在我面前夸过你,说你办事能力很好,和程钦你们两个。”

程天也不说话,也低着头。

陈斯阳心想,该轮到她了吧!

谁知道老刘从她面前走过去,并没有要停下来和她说话的打算。

陈斯阳愣了,什么意思啊?

又过了一会儿,老刘出来了,让她们三个进班。

……

这一天就在罚站中度过了。

陈斯阳有点弄不清楚老刘对她到底是什么态度?

晚上回到宿舍,冀玉曼找她,她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冀玉曼毫不在意的挥挥手,说,“你别再想了,你们老班能怎么想你,不就是因为你是副班长,估计就是对你有点失望吧!”

一句话点醒了陈斯阳。对啊,她是副班长,副班长带头斗地主,老师会很失望吧?

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凭什么啊?李千还是正班长呢,他还带头玩手机呢!”

孙思雨拍拍她的肩,“那他不是没被老刘逮着嘛。唉,我的形象啊,从此以后在老刘心里毁了啊。”语气突然变凶狠,“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你。”

陈斯阳眼神闪烁着心虚的低着头,就是不看孙思雨。

冀玉曼也拍拍她的肩,“你以后可注意着吧,别玩牌了,把你放在家里的小说带来,你不无聊了也不捣乱了,多好。”

陈斯阳受教的点点头。

张子玉端着洗脸盆过来,插嘴道,“斯阳,你不知道,你们今天出去后,老班来上课我就没见她笑过,脸黑的全班人大气都不敢出。”

陈斯阳哈哈大笑道,“这有什么好稀奇的,自从开学,我就只见过老刘笑过三次。”

张子玉继续说道,“那不一样,反正老班今天就是比以前吓人。”

看来老刘已经在某些同学心里留下阴影了,陈斯阳幸灾乐祸的想着。

几人正说着话,熄灯号响了,冀玉曼连忙下床往自己宿舍跑。

陈斯阳搂着张子玉的肩,笑道,“怎么样?今天晚上斗地主来不来?”

张子玉诧异的说,“你的牌不是被没收了吗?”

陈斯阳神秘一笑,手摸到枕头底下又拿出来一副,“嘿嘿,我那么喜欢斗地主,怎么可能就那一副呢?你也太小看我了。”

张子玉把陈斯阳的手从肩上拨下来,急急忙忙的回到自己床上,嘴里还念叨着,“不玩不玩。”

陈斯阳笑的更开心了。孙思雨无奈的摇摇头,一副早就习惯的样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