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皇妃三嫁》三嫁皇妃女主的身世 MB 皇妃三嫁清水文

更新时间:2019-12-24 00:13:08

《皇妃三嫁》三嫁皇妃女主的身世 MB 皇妃三嫁清水文 连载中

《皇妃三嫁》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藤萝生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南宫筠,侯府

《皇妃三嫁》由网络作家藤萝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南宫筠,侯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屋里的嬤嬤丫鬟早站了一地。子襄和中曼也已侧立两侧,寄春寄秋递过茶来,如笛一一按礼敬茶。 南宫筠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如笛,几时未见...展开

《皇妃三嫁》免费试读

屋里的嬤嬤丫鬟早站了一地。子襄和中曼也已侧立两侧,寄春寄秋递过茶来,如笛一一按礼敬茶。

南宫筠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如笛,几时未见,他是如此的思念她,她取茶时的纤纤玉手,她奉茶时的脉脉双眸,她俯身时的无限娇羞。

在他的眼里,她的一切都是美的。他恨不得现在就揽她入怀,免去她这些繁杂的礼仪和规矩。

“子陌去哪里了?”南宫筠品了口茶,沉声问道。

“师父,子陌师弟今日一早就去城外侯府送新得的那两匹白鬃马了。”子襄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瘦削高大,皮肤黝黑,不苟言笑。

“昨日你忙,陌儿前来回过我,我就没去烦扰你。另外又顺带让他捎去了两箱楚果。”戴如玉转头看着南宫筠,浅笑殷殷。

“嗯,也罢!中曼的剑法可有进步?”南宫筠看都未看如玉一眼。

“是的,师父。中曼妹妹最近精进不少呢。”子襄赞许地望向中曼。

“子襄哥哥每日午前都会陪我练剑呢。”

“好!如今世道复杂。女子也要略识武艺,治则健身,乱则防身。你可要谨记。”南宫筠终于有了一点笑意。

“女儿记住了!”中曼深深的一拜,她的双环髻上只插着一朵粉白的海棠花,花心还沾有几滴陈露,观之甚是可爱。

“子襄,我已修书一封,精选二十家兵,等子陌明日回来再一起去趟侯府,带着这枚玉佩。”南宫筠解下腰间一枚双鱼合抱琼珂玉佩递于子襄。

“又去侯府做甚?”中曼瞪大了双眼道。

“父亲说话,你一女儿家休要插嘴。”戴如玉看了看南宫筠,一脸的不悦,又想要说什么,终未开口。

“子襄你准备妥当后晚间戌时初来书房见我。都退下吧!”南宫筠一如既往的严苛。

“早饭在这里吃吧?”如玉低问。

“早饭送到书房吧!”南宫筠一改威严,向如笛问道:“如笛,我替你买了个嬤嬤和个灵巧的丫头,这会恐怕要到紫苏苑了,你去看看?中意就留下,不中意我再去选。”南宫筠毫不避讳众人,只有对如笛他才会如此细声软语。

“子襄哥哥,走吧,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你呢。”中曼看了陌生的父亲一眼,扯着子襄的衣袖就往外走。

室外秋光无限。海棠花开得正好。

“问什么呢?”子襄按住腰间的佩剑。

“你说,见了如笛,我是该叫姨母,还是叫二娘呢?”

“这个——,人多时叫二娘,人少时叫姨母也不妨啊。”子襄正色道。

“子襄哥哥,你为何总是不笑呢?”中曼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个跟父亲一样冷峻的男子。他那浓密的剑眉间有道深深的一字纹,更显得少年老成。

“没什么可笑的事情,为什么要笑?”子襄兀自向前走去。

中曼甩起胳膊,紧紧地跟在身后,依旧睁大着眼睛,美美地,似笑又非笑。

“子襄哥哥,我还有一个问题。”

子襄猛地停住了脚步,中曼一头撞向了子襄的后背。中曼捂着前额,脸上飘过一缕绯红。

“怪我,撞到哪里了吗?”子襄轻扶着中曼的臂膀。

中曼感到他的手是那么的温热,他呼出的气息粗壮而有力,直直地喷到了自己的鼻侧,痒痒的,自己的脸颊愈发滚烫了。

“这会觉得鼻子有点疼。”中曼仰起头撅起了粉嘟嘟的小嘴。

“那你自己揉一揉吧!我——”子襄欲言又止,愣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子襄哥哥,你小时候总替我揉的。为什么最近不管我了。”中曼摇着子襄的胳膊,缓缓地浅笑。

“你我均已长大,要懂规矩才是。”

“什么规矩?”中曼不依不饶。

“没什么了,总之快把手放下来。”

中曼看着子襄那一脸紧张的样子,不禁心下一荡。子襄哥哥又能去见那个侯家二小姐了么?侯家与南宫家世交,多有往来。母亲好似又极喜欢那个沐雅,常对她说什么女大十八变之类的话。一年未见,不知沐雅个子长高了没有?又生成了哪般模样?

中曼心底翻滚着诸多疑问,她也不明白自己对子襄去侯府之事为何如此紧张,如此手足无措。

“小姐,子襄少爷。怎么才走到这里?”

“寄春,你又忙着去哪里?”中曼看着微胖的寄春走得满头大汗。

“我去二夫人那里送珠花。你们快别仵着了,仔细老爷午后要考你的剑法呢!”

中曼的脸上突然有了一种无奈的哀怨,父亲从此哪里还会有时间来考自己的剑法呢?如笛二娘——,想着这些她不由得叹了口气。将来有一天子襄哥哥会不会因为别的女子也如爹爹那样不理会我呢?

“你刚才想问什么呢?”

“我想问——”中曼欲言又止。在此前她想说什么就说,想做什么就做,可是如今却顾虑重重,她好怕子襄哥哥生气。最近除了练剑,他总是躲着自己,爱理不理的。

“不问了。”中曼用脚细细碾着满地的紫薇花瓣,陷入了无尽的沉思。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